项目已被国家核安全局列入后续审批程序,走出去的过程中

摘要:在中国核电走出去的过程中,小型核电站正在形成一股新的力量。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4月15日举行的第十三届中国国际核工业展上了
–>

摘要:国家核安全人士4月16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厂址审批通过后,中核集团辽宁徐大堡核电项目已被国家核安全局列入后续审批程序
–>

摘要:根据规划要求,发展核电,必须把安全第一的方针落实到核电规划、建设、运行、退役全过程及所有相关产业■本报记者唐振伟近日,有
–>

中国核电走出去的过程中,小型核电站正在形成一股新的力量。

国家核安全人士4月16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厂址审批通过后,中核集团辽宁徐大堡核电项目已被国家核安全局列入后续审批程序。他表示,该项目离开工还需时日,“厂址审批只是个开始”。

根据规划要求,发展核电,必须把安全第一的方针落实到核电规划、建设、运行、退役全过程及所有相关产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4月15日举行的第十三届中国国际核工业展上了解到,中核集团及中核建集团各自研发的小型核电站近期都在海外市场取得进展。由于都仍处于保密阶段,两家公司人士不愿透露是与哪些国家合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大唐集团了解到,该项目预计将在年前开工,但多位业内人士依旧表示此预期偏乐观。大唐集团是徐大堡核电项目的第二大股东。

■本报记者唐振伟

小型核反应堆自取得技术突破以来,一直都是中核集团对外展示的重点。今年,中核集团进一步推出ACP100S,在此前陆地小型核电站ACP100的基础上,研发出适用于海上作业的浮动式小型核反应堆,装机容量仍为10万千瓦。

作为中国采用AP1000建设的第三座核电项目,在徐大堡核电项目之前开工的浙江三门、山东海阳核电项目出现不同程度的拖期。在此情况下,核电业界对是否开工新的AP1000项目也存在不同声音。

近日,有媒体爆出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即将开工的传言,这让核电业内对重启“内陆核电”的期待不断升温。

中核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天林介绍,中核集团研发的ACP100小型核电站及ACP100S浮动核电站,能够为陆地和海上的用户供热、供电、供汽及进行海水淡化。由于其在设计上避免了放射性外泄,固有安全性高,所以能做到“靠近城市、贴近用户”。

“现在开工的话,土建工作也要3年左右,现在AP1000所遇到的问题到那时应该已经得到了解决。”大唐集团核电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唐文忠说,“不会带来工期拖延的风险”。

关于核电的安全性,业界早有定论,然而,核电安全问题却屡屡挑战着民众脆弱的神经。记者采访调查发现,普通民众仍对福岛核泄漏事件记忆犹新,对于核电站的安全问题仍存在极大的顾虑。

“甚至可以建在办公室的地下。”钱天林说。

上述国家核安全局人士亦表示,浙江三门、山东海阳核电项目整体进展顺利。而对于“华龙一号”核电技术,国家核安全局需要等待国家能源局立项之后再向前推进。

现在“新建核电机组必须符合三代安全标准”。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任浩宁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解释称,第三代安全标准是对第一代、第二代标准的“全新突破”。只是因为国内还没有建设过“内陆核电”,没有先例,而且恰好赶上日本福岛核电站出事,这一阴影一直挥之不去,人们非常担心内陆核电建在湖边、江边会污染淡水。

中核新能源2011年成立,主要负责中核集团小型核反应堆的开发。在国内市场,中核集团已经选址福建省莆田市用以建设首个小型核反应堆。该集团董事长孙勤曾表示,预计2015年开始小型核反应堆的建设。

厂址审查后续尚有数关

“谁愿意核电站建在自家门口啊,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就是大事。”有了解核电行业的人士向记者介绍,“即使不出问题,长时间在核电站工作也挺不好的,核电站对人还是会有一些影响的,听说去核电站工作的人,领导都会劝他们早点结婚生子。

对于近日与国外合作伙伴谈判取得的进展,钱天林表示这是中国自主核电技术吸引了对方。

“今天有人告诉你这个项目会开工,明天有人告诉你会是另一个,我也很困惑。”美国西屋电气公司副总裁兼中国总经理高礼霆(Tim
Collier)这样说。

内陆核电项目或迎来重启

“他们这块研究是空白,现在希望和我们合作,为我们提供技术支持。”钱天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中国核电局势感到困惑的当然不止是美国人,即便是中国核电业界的人士,也未必能有更加清晰的认识。

据了解,自从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大规模核泄漏事故以来,中国暂停核电项目的审批已近两年。

与尚未有项目开工的中核集团相比,中核建集团的高温气冷堆示范项目抢先一步,已于2012年底开工,装机容量20万千瓦。该技术能够保证核反应堆在任何事故下不会发生堆芯熔化和放射性大量释放的严重后果,技术上不需要采取厂外应急措施,被认为具备四代核电技术的特征。

徐大堡核电项目规划建设六台核电机组,最初考虑采用国产二代改进型核电技术。《徐大堡核电站一期工程1、2号机组设计阶段环境影响评价信息公告》曾明确称,在该厂址建设M310改进型机组。

2012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通过《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虽然这两个规划标志着中国核电正式重启;但也明确了“十二五”时期只在沿海安排少数经过充分论证的核电项目厂址,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

中核建集团今年对该堆型进行了多模块组合设计,即以20万千瓦机组为单一模块,组成60万千瓦、100万千瓦的核电机组群。

该项目于2011年拿到了国家发改委同意开展前期工作的批复,按计划1号机组2016年发电。但福岛核电事故之后,项目暂停,并在原有前期工作基础上将技术路线升级为AP1000三代核电技术。由于内陆核电推进受阻,中核集团又将原定湖南桃花江核电站的设备订单转给徐大堡核电项目。

然而,今年1月份,国家能源局下发的《2014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提出,要适时启动核电重点项目审批,稳步推进沿海地区核电建设,做好内陆地区核电厂址保护。3月份,“开工一批核电项目”被正式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这被业界解读为国家政策层面正式释放出核电提速的信号。

中核建清洁能源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张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60万千瓦的高温气冷堆机组由三个反应堆模块连接一台汽轮机组成,单位造价与秦山二期扩建工期相比,将提高10%-20%,但不会高于AP1000。前者为二代改进型核电技术,后者为三代核电技术,与高温气冷堆有着代际上的差别。

由于技术路线变更,三年前国家核安全局和国家能源局开展的评审工作已不适于新情况,徐大堡核电项目审批程序需重新启动。这样几轮工作下来,才使徐大堡核电项目回到正轨。

于是,“内陆核电”能否重新启动成为业内舆论的焦点。有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预计将投产的核电机组有800万千瓦。

中核建清洁能源有限公司为中核建集团全资子公司,2012年成立,是中核建集团核能产业化的投资运营平台,主要经营业务是高温气冷堆、低温堆技术的市场开发与投资,技术研发,以及其他能源业务的投资与管理。

4月9日,徐大堡核电项目通过了厂址审查。大唐集团人士介绍,后续还需国家发改委批复同意开展前期工作、国家核安全局颁发建造许可证、最后由国务院会议研究决定何时开工。

有关内陆核电的安全性问题,权威研究成果认为:滨海核电厂与内陆核电厂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安全的。我国内陆核电厂的水、气等排放达到国际高标准要求,不会影响到环境和公众健康;我国拟建内陆核电项目选址条件良好,不可能发生类似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那样的严重事故。

张玮表示,中核建清洁能源有限公司正在国内、国外进行选址,但在国外的进展更大。他不愿透露对方具体是哪个国家,只表示对目前取得的进展保持乐观。“福岛核电事故之后,用户更加注重的是安全性。”张玮说。(编辑
王洁)
 

而与徐大堡核电项目相比,福建宁德核电项目二期工程则至今尚未确定采用何种技术路线。“国家核安全局还没批准我们进行负挖,只能做”四通一平”(编者注:施工现场水通、电通、路通、通讯要通;施工现场要平整)。”知情人士说。

而且,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全球在运442台核电机组中,内陆核电机组总共有220台,接近占投运核电机组总数的50%。其中主要的核电国家中,美国的内陆核电机组占比为63%、法国为69%、加拿大为86%、德国为82%、俄罗斯为58%、乌克兰为100%。

高礼霆介绍,包括中核集团在内的多家单位就徐大堡项目与西屋公司进行磋商,未来将在供货等方面进行合作。“我们还在和中方进行谈判,了解中方的需求。”他说,“对于AP1000技术,中美两国是在同一艘船上”。

安全是核电的生命线

AP1000项目“总体进展顺利”

但是,据报道,近日,福岛核电站再度发生核污水泄漏事故。日本东京电力公司4月14日,向媒体宣布,由于福岛第一核电站有4台水泵错误启动,导致用于冷却反应堆的循环水流入核电站院内一座建筑物的地下室。

自去年年底以来,不断有核电界人士呼吁上马国产三代核电技术,以应对浙江三门、山东海阳工程延期对中国核电发展带来的影响。

据了解,这些污水约有203吨,其中部分水的铯放射性活度甚至高达每升3700万贝克勒尔。而依据2011年的日本原子能安全标准,每公斤水中的铯放射性活度超过200贝克勒尔时,即被认定不能饮用。

上述两个项目都采用了从美国引进的AP1000核电技术,其中浙江三门项目为全球首个开工的AP1000核电机组。

这一事件再度挑战了民众脆弱的神经,有民众认为,大力发展核电挺好,及节能又环保,但是“千万别出事,因为一出事就是大事”。

国产三代核电技术主要为中核集团ACP1000技术,中核集团联合研发的“华龙一号”技术,及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在AP1000基础上研发的CAP1400技术。

对于核电的安全,湖南能源方面的研究人士称,桃花江核电项目选址湖南,不在地震带,应该不会发生日本福岛核电站那种事。

其中,“华龙一号”作为我国唯一具有完整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品牌,且由官方主导两大核电集团联合研发,最为受人关注。

任浩宁也认为,日本福岛电站出问题主要是因为大地震,是不可抗力,具有很大的偶然性。

上述国家核安全局人士未对中国现有的多种三代核电技术路线发表看法,但他称,“华龙一号”三代核电技术已经通过了国家核安全局的初步技术评审。“按照我们国家的规定,下一步的审批需要立项之后再继续,”他说,“立项工作由国家能源局负责,只有立项后我们才能开展后续的评审工作”。

在全国范围治理雾霾的大背景下,核电作为一种清洁能源,优势正在凸显。但同时,“安全是核电的生命线”。

但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强调,AP1000核电技术在中国的建设项目“总体进展顺利”。他表示,该技术在设计上并没有问题,当前拖期主要由于几个关键设备的交货延期造成。

《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要求,按照全球最高安全要求新建核电项目。新建核电机组必须符合三代安全标准。该规划要求称,“安全是核电的生命线。发展核电,必须按照确保环境安全、公众健康和社会和谐的总体要求,把安全第一的方针落实到核电规划、建设、运行、退役全过程及所有相关产业。要用最先进的成熟技术,持续开展在役在建核电机组安全改造,不断提升我国既有核电机组安全性能”。

对于此前核电界专家指出的大量设计变更的问题,美国西屋电气公司三门项目副经理钱挺表示:在项目启动初期,的确存在设计变更的情况,随着项目的推进,设计变更也越来越少。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的统计数字显示,从1984年我国第一座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开始动工以来,截至2013年12月31日,我国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数量已达17台,总装机容量14833.79兆瓦,占全国发电装机总量的1.19%。

“每一种核电技术的首堆建设都很坎坷,”钱挺说,“在施工现场我们和中方都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但现在我们越来越有经验,能够更好地评估每一项技术变更的必要性”。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公布的数字显示,2013年,全国累计发电量为52451.1亿千瓦时,核电累计发电量为1107.1亿千瓦时,约占全国累计发电量的2.11%;累计上网电量为1040.90亿千瓦时,比2012年上升了12.38%。

对于三门核电项目未来的进展,钱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这还要根据设备制造的过程来判断,但西屋公司不会为了追赶工期而忽视安全和质量。(编辑
王洁)
 

与燃煤发电相比,核电相当于减少燃烧标准煤3587万吨,减少排放二氧化碳9397.95万吨,减少排放二氧化硫30.49万吨,减少排放氮氧化物26.54万吨。

据了解,2013年,共新增2台核电机组,分别是福建宁德核电厂1号机组(4月15日投入商运,装机容量1089兆瓦)和辽宁红沿河核电厂1号机组(6月6日投入商运,装机容量1118.79兆瓦)。记者通过对比近几年中电联统计数据发现,这是我国核电发电量首次超过1000亿千瓦时。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