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全国中学生核电科普知识竞赛17日在北京正式启动,我国在役和在建核电装机规模将达8800万千瓦

摘要:在科技创新领域,同业之间往往是竞争多于合作,在关键技术环节尤其如此。不过,华龙一号是个例外华龙一号是由中核集团、中广核两
–>

摘要:第二届“魅力之光”杯全国中学生核电科普知识竞赛17日在北京正式启动,来自北京市三十五中的400名中学生走出校园,走进核电科普殿堂,与核科学和核技术知识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亲密接触。此次竞赛内容涵盖中国核电发展历史、核电发展原理、核技术应用、核辐射防护等基础知识。其中30名一等奖获得者将参加主办方在南京和连云港组织的为期5天的夏令营活动,包括参观田湾核电站、南京科技馆,“零距离”接触核电并与院士近距离互动等。
–>

摘要: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理事长张华祝17日表示,到2020年,我国在役和在建核电装机规模将达8800万千瓦,核能企业要为改善我国能源结构、应对气候变化和大气污染防治作出更大贡献。
–>

在科技创新领域,同业之间往往是竞争多于合作,在关键技术环节尤其如此。不过,“华龙一号”是个例外——“华龙一号”是由中核集团、中广核两家央企联手推出的。其目的在于通过双方联手,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国际核电市场分一杯羹。

第二届“魅力之光”杯全国中学生核电科普知识竞赛17日在北京正式启动,来自北京市三十五中的400名中学生走出校园,走进核电科普殿堂,与核科学和核技术知识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亲密接触。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理事长张华祝17日表示,到2020年,我国在役和在建核电装机规模将达8800万千瓦,核能企业要为改善我国能源结构、应对气候变化和大气污染防治作出更大贡献。

今年两会期间,拥有完整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品牌“华龙一号”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热点,包括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国资委副主任金阳在内的11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案,呼吁支持“华龙一号”走出去,实现核电强国梦。

 

 

从竞争到合作

  本次活动由中国核学会、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主办。主办方称,核能是20世纪人类最大伟大的科学发明和成就之一。核技术的应用在民众生活中随处可见。核能是知识密集型的尖端产业,既关系到国家的战略安全,也是中国能源安全、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战略选择。

  张华祝是在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核电”)2013年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会上作上述表示的。

与不少行业一样,中国核电产业也是在不断的实践中摸索前行的,缺乏一个清晰的顶层规划。

 

 

目前,中国共有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国核技公司三家核电开发主体。除中核集团在多年发展中自主探索的技术路径外,还分别从法国、美国等西方国家引进了多种技术路径。

  据介绍:核电链是对环境影响极小的清洁能源,核电厂本身不排放SO2、PM等大气污染物,核电站流出物中的放射性物质对周围居民的辐射照射一般都远低于当地的自然本底水平。核能属于低碳能源,一座百万千瓦电功率的核电厂和燃煤电厂相比,每年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600多万吨,是减排效应最大的能源之一。

  核电是我国清洁能源发展的生力军,安全可靠且经济性好,具有不可替代的综合优势。作为我国大陆第一个建立核电站的企业,中国核电努力发挥核电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保护地球环境等方面不可替代的作用。2013年,中国核电安全发电512.97亿千瓦时,相当于减少550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环保效益相当于种植了一个北京市面积的森林。

多家竞争主体共存,在促进技术提升、改进的同时,也为中国核电企业参与国际竞争带来了一定制约。据了解,中国核电走出去的过程中曾发生过多次因为彼此不够团结而被各个击破的沉痛教训。这也导致了比中国核电产业起步更晚的韩国、日本正在赶超中国核电出口的现象。

 

 

而对于中国而言,核电走出去意义重大。“一台百万千瓦机组的造价约为200亿元,其中有一半是装备制造和工程建设。”中核集团董事长孙勤认为,核电出口不仅能带动自身,还能带动整个制造业。正因为如此,2013年起,核电“走出去”上升为国家战略,国家领导人在出访时开始向有关国家推荐我国的核电技术。

  中国政府承诺,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15%左右,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发展核电是实现这一目标的现实途径。核电的安全是有保障的,与其他能源相比,核电的外部成本低,对煤电有较强的经济竞争力和替代能力。

  作为核电企业,确保核电安全是其首要的社会责任。自我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建设开始,中国核电为我国核电多种堆型的安全运行积累了丰富经验。目前,中国核电控股的秦山和田湾两个核电基地9台、共650.6万千瓦在役核电机组运行,多年来一直保持良好的安全运行记录,创造了近90堆年(1个堆年相当于核电站中的1个反应堆运行1年)安全无事故的业绩。公司所属运行核电机组68.2%的运行指标达到世界核运营者协会先进值,居于国际先进水平。

2013年4月,在国家能源局推动下,中核集团联手中广核集团,共同研发了“华龙一号”。按照孙勤的说法,“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世界核工业巨头,要想‘与狼共舞’,就需要兄弟企业联合起来‘走西口’。与其给外国人当伙计,不如我们中国人自己牵头干。”

 

 

中核集团董事会秘书、新闻发言人潘建明介绍,“华龙一号”是中核集团与中广核集团合作研发设计的三代核电机型。堆芯选用的是中核集团ACP1000技术的177堆芯,核燃料采用中核集团开发的CF自主品牌。

  根据有关数据统计,核电作为清洁能源的重要一员正处于快速发展期。目前,中国大陆在建机组31台,总装机3396.7万千瓦,占全球在建总装机43.17%。在建核电机组规模位居世界首位。根据2012年10月国务院讨论通过《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到2020年中国核电发展目标为:运行装机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

  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中国核电针对运行核电厂提出了76项改进项目,针对在建核电工程提出了26项改进项目,2013年共投入6.59亿元,完成安全改进项目79项。

孙勤表示,两家集团在技术融合上达成了共识:中国核电走出去就是用“华龙”一个声音说话,在保证安全性、先进性的基础上,一些辅助系统可以有差异,面对不同用户允许不同的选择。“我举个例子,同一款汽车可能会有手动挡的,也会有自动挡的。‘华龙一号’的变化比这个还小。”

 

 

合作不仅在产品本身。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中核集团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包括燃料生产、乏燃料处理等环节是中广核所不具备的。孙勤表示,合作之后,这些产品和服务将向中广核全面开放。

  由于核科学的神秘性,当前不少公众对核科学、核电安全知识缺乏了解,一定程度上还存在盲目“恐核”心理,并且受福岛核事故的影响,对中国核电安全的保障也缺乏了解。举办此次活动,旨在让更多青少年了解核电发电原理,了解核安全知识,提升自身核电科学素养,带动更多公众形成更加理性的核电认知和态度。

  据悉,中国核电控股的浙江三门、福建福清等12台核电机组正在建设中,装机容量1253.2万千瓦,建成后将为我国能源结构调整和大气污染防治作出新的贡献。

难得中国芯

 

自主知识产权的缺乏,是困扰中国核电走出去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

  据悉,此次竞赛内容涵盖中国核电发展历史、核电发展原理、核技术应用、核辐射防护等基础知识。经过初赛选拔后,成绩优秀的前2000名中学生选手将参加复赛,并从中产生500名优胜者分获一二三等奖和优胜奖。其中30名一等奖获得者将参加主办方在南京和连云港组织的为期5天的夏令营活动,包括参观田湾核电站、南京科技馆,“零距离”接触核电并与院士近距离互动等。

多年前,中核集团曾向巴基斯坦出口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30万千瓦核电设备。此后,由于在百万千瓦装备上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中国核电企业走出去只能傍着西方国家,不仅要缴纳昂贵的许可费用,还处处受人制约。

对此,中广核董事长贺禹在2013年两会期间表示:“拥有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可以出口、具有竞争力的先进核电技术品牌是核电强国的重要标志。”当时他感慨地说,目前中国仅是一个核电大国而已。

有鉴于此,在研发“华龙一号”的过程中,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先后与64家国内外大学、科研院所和相关企业开展了117项合作﹔已完成360项专利申请工作,并已在海外市场开发的目标国进行专利布局﹔开发了核电设计分析软件41个﹔与核电设备制造企业合作,自主研制的核电设备能够满足国内外工程所需。经认真研究国外转特协议,能够合法确保不侵犯国外核电公司的知识产权。这些工作为实现独立的“走出去”打下了良好基础。

作为配套,中核集团开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燃料品牌——CF系列。CF系列核燃料元件研发获得了突破性进展,包括设计、合金等所有技术问题都已解决。预计到2017年,核燃料元件可完全实现自主化并成功实现工程化应用。

正是基于对这一点的重视,包括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总经理王寿君、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董事长易军、中国核电工程公司总经理刘巍、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院长万钢、中国核动力研究院院长罗琦、中国节能环保集团董事长王小康、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邓伟等一批专业人士,均参与了前文提到的政协提案的联名,希望拥有中国“芯”的“华龙一号”能尽早走出国门,驰骋世界。

安全有保证

2011年日本发生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之后,国务院对中国今后该如何发展核电提出了两项要求,即采用“最先进的技术”和“最严格的标准”。

而安全性能如何,通常是衡量核电技术先进与否的最重要标准。对此,中核集团ACP1000型号总设计师、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邢继认为,作为目前我国唯一具有完整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品牌,“华龙一号”可有效应对类似福岛的事故。

按照中核和中广核的说法,“华龙一号”融合了国际最先进的“能动与非能动相结合”设计理念,各项技术指标全面达到全球最新安全要求,满足美国、欧洲三代技术标准,是中国目前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技术。

贺禹表示,“华龙一号”已经形成了生产力,其商业应用和技术出口可助中国核电发展规划目标的顺利实现。不过,贺禹希望中国尽快批准在国内开工建设“华龙一号”,以便给国外客户提供信心,使“走出去”步伐变得顺畅。他表示,在三代引进技术的关键设备制造和设计固化完成之前,应在国内批量建设“华龙一号”,确保国务院批准的2020年核电装机5800万千瓦目标顺利实现。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