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的十三五前景近几年不够明朗,中国审批核电新项目的工作至今已蛰伏3年之久

摘要:相对于被市场普遍看好的水电、光伏和风电,核电的十三五前景近几年不够明朗,甚至被怀疑可能会下调装机目标。直到2014年11月19日
–>

摘要:每经记者 原金
发自北京自从福岛核事故后,中国审批核电新项目的工作至今已蛰伏3年之久。而在2015年,作为十二五规划的最后一年
–>

摘要: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安全、高效成为中国发展核电的第一准则。2014年国家层面虽多次对重启沿海核电建设发声,但尚无正式开工项目。
–>

相对于被市场普遍看好的水电、光伏和风电,核电的“十三五”前景近几年不够明朗,甚至被怀疑可能会下调装机目标。

每经记者 原金 发自北京

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安全、高效”成为中国发展核电的第一准则。2014年国家层面虽多次对重启沿海核电建设发声,但尚无正式开工项目。业内人士普遍预计,年内新核电项目基本已无动工可能,2015年上半年将迎来新的核电建设高峰。

直到2014年11月19日《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的公布,才再次明确到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

自从福岛核事故后,中国审批核电新项目的工作至今已蛰伏3年之久。

虽然无新项目开工,但中国核电发展目标并没有发生变化,根据《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到2020年,在运行核电装机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规模达到3000万千瓦。

最新消息是,国家发改委近日已正式向国务院申报启动核电新项目审批。其中,红沿河二期、CAP1400和福清三期作为优先待批项目,近期获批似乎值得期待。

而在2015年,作为“十二五”规划的最后一年,沿海核电站则有望再度掀起建设热潮。根据目前披露的规划,到2020年,我国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当进入“十三五”以后,内陆核电站何时启动也留给人们巨大的想象空间。

中核集团董事长孙勤近日公开表示,目前中国核电技术正处于二代向三代过渡期,2016年之后,随着AP1000等技术的不断成熟,核电将迎来大发展,预测是每年6台核电机组的建设,预计未来10年,每年核电建设投资规模将达700亿元。核电站建造将为核电设备制造企业带来商机,建成后运行期也需要设备维修以及核燃料生产和后处理企业的服务。

即使如此,核电的重启仍存隐忧。目前符合要求的三代核电技术分别为AP1000、CAP1400(基于AP1000自主研发)、华龙一号(中核ACP1000和中广核ACPR1000+融合为一个技术)。

国务院已经确定,要创新投融资机制,在更多领域向社会投资特别是民间资本敞开大门,尤其在核电等项目建设中要引入社会资本。业内专家预计,到2020年,我国核电建设总投资将达到约3000亿元,其中设备投资约1500亿元。如果设备国产化率达到60%~70%,那么国内核电设备制造企业将面临约千亿元的巨大蛋糕。

两大项目静待开工

但AP1000因首台机组设备和进度上的工期延误,被国家能源局要求在解决主泵等问题后,方可向后续项目推广。而CAP1400和“华龙一号”则都还处于示范项目待批状态,即使示范项目能够尽快开建,短期内也不可能大规模推广。

未来发展前景已经明朗

综合目前国内各核电项目的建设进展情况,荣成石岛湾CAP1400示范工程、红沿河核电二期项目以及“华龙一号”示范项目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率先通过核准的项目。业内普遍认为,2015年上半年将是这几个项目正式FCD的关键期。

“核电的发展确实面临着诸多问题的制约。”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徐玉明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核电重启一直是2014年新能源领域的热门话题。

大智慧通讯社了解到,目前石岛湾和红沿河项目的前期工作均已基本完成,都在等待国务院层面的最后核准批复。荣成石岛湾CAP1400示范工程工作人员表示,项目已完成主泵研制、台架试验等多个环节,现在“就等最后一声令下”。但由于北方气候原因,石岛湾和红沿河项目的所在地山东及辽宁均已不具备动土条件,因此即便项目获准开工,具体的FCD时间预计也要到2015年3月以后。

主要问题是中国核电发展的技术路线之争。2006年,担负着统一国内的核电技术路线重任的AP1000技术引进,争议一直存在。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中核和中广核在二代+技术基础上开发三代技术,为避免多种技术路线之争,国家能源局主张两家融合技术路线,这就有了“华龙一号”的诞生。同时AP1000一统中国三代核电技术的梦想也化为泡影。

根据国际能源总署(IEA)在11月份最新的报告,至2040年,中国核能发电将占全球一半。不过,目前的现状是,中国只占全球不到2%的比重,美国核电总量领先全球。

红沿河核电站是目前东北地区的唯一一座核电站,二期项目在技术路线方面稳定成熟,安全指标符合三代核电标准。同时,该项目在2010年就已获得开展前期工作的小路条,后因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影响暂停,与其情况类似的田湾核电3、4号机组,阳江核电5、6号机组均已在2012年底和2013年正式开工。

多条技术路线同时并存且相互竞争局面的背后,是各个核电巨头之间的利益之争,而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源则是目前的核电管理体制。

“目前我国运行核电机组21台,装机容量1902万千瓦,在建的核电机组有27台,装机容量2953万千瓦,在世界上在建机组数排第一位。”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刘宝华称。这就意味着未来中国核电发展的空间十分巨大。短期来看,未来6年内,中国的核电即将迎来一个发展机遇期。前不久刚刚公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
(2014~2020年)》中,重点描述了未来6年中国核电发展的前景,到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容量达到3000万千瓦以上。

CAP1400型压水堆核电机组是在消化吸收引进的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基础上,研发出的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非能动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机组。示范电站位于山东威海市荣成石岛湾,拟建设2台CAP1400型压水堆核电机组,单机容量
140万千瓦。同时,该项目也是国内主要发电企业华能集团参与的重点核电项目,对其日后的核电布局具有重要意义。

从企业层面来说,目前中国核电领域已形成中核、中广核、国核技术公司三足鼎立的格局。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技术,都希望能够主导未来的核电市场格局,这就难免造成各个企业之间在人才、市场、资源等方面的较量。在业内专家看来,资源分散的实质是体制上的内耗。

该计划称,在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在东部沿海地区启动新的核电项目建设,研究论证内陆核电建设,同时还要积极推进核电“走出去”。

“华龙一号”落地,设备商迎发展良机

此外,核电管理归属于国家能源局,而工信部、国家发改委又均负责核电产业的装备及项目审批,环保部负责核安全监管,这种多头管理的模式,使得各个部门在权责上多有重叠。

按照能源局的介绍,我国核电产业已经初步具备了在更高起点上发展的基础,不过,当前我国在核电发展方面还存在需要改善的地方。刘宝华表示,核电发展当前面临一些新的机遇和挑战。核电发展的保障体系还需要进一步完善,特别是法律保障体系。在我国,原子能法、核安全的有关法规,核电发展和管理的有关法规还没有正式出台,正在抓紧制定。

“华龙一号”取得突破性进展是2014年下半年核电领域的重大事件,技术选型正式落地,两大示范工程福清核电5、6号机组和防城港核电3、4号机组分别于11月和12月获得国家能源局批复。中核集团内部人士向大智慧通讯社介绍,集团正在积极推进福清核电5、6号机组的准备工作,并将FCD目标定在明年6月。

值得关注的是,眼下核电管理体制的破冰似乎迎来了契机。今年7月,国核技术公司新闻发言人郭宏波对外确认,国核技与中电投的重组方案已上报国家相关部门,这在业内引起广泛关注。与此同时,也有人建议参照俄罗斯、韩国的核电模式,呼吁中国核电体制改革应该重回“大一统”。

“核电快速发展对人才的要求也是很高的。培养一个核电高级操作员的成本大概和培养一个飞行员的成本差不多,我国第一代核电操作员都被称为‘黄金人’,他们对于核电安全非常重要。”刘宝华称。

华龙一号技术由中核集团的ACP1000以及中广核集团的ACPR1000+两项技术融合而来,是目前国内可以自主出口的核电机型。2014年8月,国家能源局、国家核安全局对“华龙一号”总体技术方案进行评审,技术方案获批仅4个月后,国家能源局就先后将该技术作为中核与中广核的两大项目的选型,并在复函中明确要求“充分利用中国目前的核电装备制造业体系,关键设备和关键材料的国产化比例不能低于85%”。这为设备厂商创造了新的发展良机。

不管核电管理体制如何改变,摆在决策层面前的一个根本问题是如何能够整合各方面力量,安全高效发展核电。国家核安全局核电安全监管司副司长汤博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十三五”核电发展的节点首先是能否把握合理稳定的发展节奏;其次内陆核电能否在“十三五”适当开发一到两个项目,以及核电管理体制能否破冰。
 

相关技术实现突破

12月15日,秦山核电厂扩建项目方家山核电工程1号机组通过100小时的满功率运行条件。至此,中国大陆在运核电机组增至22台,总装机容量突破2000万千瓦,达到2029.658万千瓦。在建核电机组26台,总装机容量超过2800万千瓦。
 

中国核电之所以有望在2015年得到高速发展,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中国核电技术的进步。

2014年8月,国家能源局、国家核安全局牵头组织由我国43位院士和专家组成的专家组,对“华龙一号”总体技术方案进行全面评审并审核通过。当时,专家组认为,“华龙一号”成熟性、安全性和经济性可满足三代核电技术要求,设计技术、设备制造和运行维护技术等领域的核心技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是目前国内可以自主出口的核电机型,建议尽快启动示范工程。

就在不久前,能源局复函同意广西防城港核电二期工程2台机组采用“华龙一号”技术方案。而在此前的11月初,中核集团福建福清核电站2个机组调整为“华龙一号”方案的申请也已获批。

至此,国内采用“华龙一号”技术方案的核电机组达到4台,总装机容量约400万千瓦。

“我国自主设计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已经通过国家能源局和国家核安全局联合组织的设计审查。”刘宝华称,通过引进消化吸收,我国企业基本掌握了先进的三代核电技术,并且在这个基础上设计开发的CAP1400机型也已经完成初步设计,并通过国家审查。

同时,刘宝华还透露,“自主开发的具有第四代安全特征的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在山东建设情况总体顺利,第四代示范机组在全世界也是领先的。”

“现在其实也可以装CAP1400了,预计明年能获批落地。国家要集中精力先把‘华龙一号’运行起来,看安全和投入效果如何,而后核电行业走出去主要以
‘华龙一号’品牌为主。”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表示。

核电发展高峰即将到来

在政策以及技术利好的不断刺激下,核电重启就显得顺理成章。就在近日,中国核电重启迈出实质性步伐。据环保部网站公告,国家核安全局决定颁发秦山第二核电厂3、4号机组运行许可证,核电项目建设的重启,将使核电产业链迎来发展机遇。

未来核电市场规模还会不断增长,根据《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提及,到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8800万千瓦,仅次于美国,位列世界第二。与此同时,国内核电市场仍旧在不断扩大。近日,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公开表示,支持长三角区域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在核电示范工程成功的基础上,积极支持长三角区域发展核电。

在国内核电项目重启的同时,核电也在谋求海外发展。

国际原子能机构预计,未来10年,除中国外全球约有60~70台100万千瓦级核电机组建设,海外核电市场空间将达1万亿元。

按照业内分析人士的分析,从目前看,2014年和2015年为已开工核电项目投入商业运营以及新开工项目数量的第一高峰期,“十三五”内陆核电若能放开,将打开成长空间且迎来第二高峰。

申银万国分析师钱启敏认为,从目前看,核电是可以贯穿整个2015年投资领域的大主题,海外营销、“走出去”值得期待。同时,国内核电项目重启后,后续核电装机规划的调整以及项目核准或开工的节奏,将直接影响核电板块相关投资标的的选择以及空间判断。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