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了四年的新核电项目审批工作,A股核电概念也受到热捧

摘要:随着中国股市的回暖,A股核电概念也受到热捧,这给争议中的核电重启带来更多利好。但鉴于核电给国际社会带来的教训之深,中国的
–>

摘要:  新华能源1月14日电(耿健)2014年,致力于让天更蓝
水更清的中广核集团,始终把为社会提供安全、环保、经济的电力作为自己的
–>

摘要:沉寂了四年的新核电项目审批工作,重启的信号越发强烈。北京商报记者昨日从中广核获悉,对于尚待国家核准的核电新机组,目前正在
–>

随着中国股市的回暖,A股核电概念也受到热捧,这给争议中的核电重启带来更多利好。但鉴于核电给国际社会带来的教训之深,中国的核电重启无疑需要更加审慎的态度。

  新华能源1月14日电(耿健)2014年,致力于让“天更蓝
水更清”的中广核集团,始终把为社会提供安全、环保、经济的电力作为自己的首要责任,努力在外部环境、内部机制和发展方式之间建立起良性互动模式,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在发展的同时把推进生态文明作为履行社会责任承诺的一个基本标准,而“安全”、“创新”、“发展”、“透明”则成为其不变的核心注解。

沉寂了四年的新核电项目审批工作,重启的信号越发强烈。北京商报记者昨日从中广核获悉,对于尚待国家核准的核电新机组,目前正在推进相关工程的前期准备。知情人士透露,国内核电新项目的重启可能会在近期出现实质动作。

去年12月份,记者曾来到位于浙江台州三门的三门核电站建设工地,可以吊起2700吨重物的起重机正在抓紧施工。在这里,一期工程两台三代AP1000核电机组正在加紧建设,据三门核电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两台机组将于2015年正式投入使用。这是我国核电因日本福岛事故暂停后,行业重新启动的表现之一。

图片 1

蓄势重启

其实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沿海核电重启”就逐渐出现在公众视野,但安全性一直是阻碍其进一步发展的主要障碍。

    华龙一号效果图 (图片提供:中广核)

“目前,中国广核集团正在推进相关工程的前期准备工作,获得国家核准并取得国家核安全局颁发的《核电厂建造许可证》后,即可开始建设。”作为全球在建规模最大的核电建造商,中广核负责人承认目前新项目正在积极推进当中。

而三门核电工程采用美国西屋公司开发的第三代压水堆核电技术AP1000建造,规划建造6台125万千瓦的核电机组,总装机容量为750万千瓦,分三期建设。一期工程是国务院于2004年批准实施的首个三代核电自主化依托项目,是中美两国最大的能源合作项目,该项目于2009年正式开工,但受到福岛核事故的影响,被暂停下来。2014年12月初,三门核电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称,一期工程的两台机组2015年将正式投入运营。

核电安全 高起点基础上“步步升级”

不仅是在新项目上,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期投运的核电项目也颇为频繁。昨日,广西举行核事故应急联合演习,主要为即将投产的广西防城港核电厂运行做准备。另一核电巨头中核也不示弱,1月12日,继1号机组2014年11月4日并网发电两个月后,秦山核电厂扩建项目(方家山核电工程)2号机组首次并网发电成功。

在三门核电建设之初,相关部门还提出通过该依托项目的建设,掌握三代核电技术工程设计和设备制造技术,建立健全我国核电技术标准体系,形成自主开发和建设中国品牌三代技术核电站的能力。

2014年4月,在海牙核安全峰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理性、协调、并进的中国核安全观,接着在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上,首次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明确核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核安全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业界看来,无论是企业已批核电项目扎堆落地,还是政府提速审批,实则在为新项目重启造势。

其实从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中国政府就宣布,今后新建核电项目只采用安全标准更高的三代核电技术,此前中国已经从西屋公司引进AP1000三代核电技术,中国本打算在后续项目上推广AP1000,但是示范工程进展不顺,这使得政策制定者不敢轻举妄动。

安全是核电的生命线。从建设伊始,这一理念便成为中广核人心中牢牢的印记。

预期高涨

据悉目前规划中的徐大堡、陆丰、三门二期和海阳二期等多个核电项目,都因为AP1000关键设备研发受阻只能暂不启动。

在2014年10月深圳大亚湾核电基地举行“中广核2014年科技大会媒体沟通会”上,中广核科技委员会秘书长廖伟明介绍说,中广核集团整个发展历程就是从1987年开始建设
大亚湾核电站的两台机组,做了30多项的重大改进,接着建设了岭澳一期的两台机组,进一步做了16项的安全技术改进。

“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多个已经审批过的项目被暂停,以检查他们的安全性,不过有的项目已经在2013年末之后出现重启动作。”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分析认为。

虽然国内一些已建核电项目已经重启,但2014年并没有新的核电项目上马,分析人士认为,这也体现出国家相关部门对于核电项目安全性的审慎态度。日前国家能源局已经酝酿下调2020年核电装机目标,由此前的5800万千瓦降至5300万千瓦。

后续建设的岭澳二期、红沿河一期、宁德一期
、阳江二期的八台机组,再进一步做了28项的安全技术改进,通过“消化、吸收”法国系列技术,形成了
ACP1000系列产品,提高了安全性和经济性。

去年12月,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李朴民表示,我国已将沿海核电工程列入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包,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启动一批沿海核电工程。随后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对于2014年能源工作总结提到“形成适时启动核电项目建设的意见”。

即便如此,中国在建核电机组数量依然可观。目前中国运行核电机组21台,装机容量1902万千瓦,在建的核电机组有27台,装机容量2953万千瓦,在世界上在建机组数排第一位。

2011年3月“福岛事故”发生后,为了满足国家核安全局提出的新核安全法规的要求,中广核在上述基础上又做了14项的安全改进,这些安全改进主要针对福岛事故所引发的一些极限情况,核电站安全性再次得到大大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1月15日,中国核工业将迎来创建60周年。业界普遍认为,借此契机实现核电重启的可能性很大。林伯强认为,一季度可能首先批复几个,“但不会太多,主要是考虑安全的问题,核电发展急不得,需要非常慎重,可能首先获批的只有2-3个”。

而且中国自主设计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也已经通过国家能源局和国家核安全局联合组织的设计审查。通过引进消化吸收,中国企业基本掌握了先进的三代核电技术,并且在这个基础上设计开发的CAP1400机型也已经完成初步设计,并通过国家审查。

廖伟明表示,中广核一大部分科研投入应用在安全方面,“安全是核电站的根本,所以我们毫不吝惜投入。”

目标恐难实现

但是中国核电发展当前面临一些新的挑战:核电技术由二代向三代的过渡过程中,还有一些关键的技术设备没有完全过关。

大量心血的灌溉,结出丰硕果实。

根据规划,2015年全国在运核电机组装机容量将达到4000万千瓦、在建略超2000万千瓦,这两项数字到了2020年计划达到5800万千瓦和3000万千瓦。可见,现实与目标相差还比较大,因此,业界普遍认为,作为“十二五”规划最后一年的2015年,沿海核电站有望再度掀起建设热潮。

国家能源局一位官员表示,2014年底国家又对核电的发展提出了新要求,要采用国际最高的安全标准,确保安全,在这样的前提下启动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建设。

2014年8月,“华龙一号”通过了国家能源局、国家核安全局牵头组织的专家评审。
“华龙一号”是中核集团和中国广核集团在我国30余年核电科研、设计、制造、建设和运行经验的基础上,充分借鉴国际三代核电技术先进理念,采用国际最高安全标准联合研发设计的三代核电机型。
“华龙一号”提出“能动和非能动相结合”的安全设计理念,采用177个燃料组件的反应堆堆芯、多重冗余的安全系统、单堆布置、双层安全壳,全面平衡贯彻了纵深防御的设计原则,设置了完善的严重事故预防和缓解措施。

在林伯强看来,核电发展肯定以“稳”为主,实现上述目标比较难,“主要是工期不够,哪怕现在得到批复,六年也很难建设下来”。另据他介绍,核电项目建设从找项目、选址立项到投入运营至少要十年时间,即便是从开工到投运也至少要六年左右。不过,面对较大的环保压力,确立较高的核电目标符合加码新能源发展的策略。

核能的和平利用被认为是20世纪人类的伟大成就,自1954年世界上首个核电站建成,核电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评审专家组一致认为,“华龙一号”成熟性、安全性和经济性可满足三代核电技术要求,其安全和性能指标达到了国际三代核电技术的先进水平,设计技术、设备制造和运行维护技术等领域的核心技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

另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轮核电发展中,颇为强调发展自主技术。就在针对防城港核电二期工程的复函强调,充分利用我国目前的核电装备制造业体系,核级电缆、焊材等关键材料的国产化比例不能低于85%。林伯强称,这主要是为国内核电“走出去”铺路。另有观点称,核电作为中国高端装备中竞争优势明显的领域,或成为中国制造业再出口的代表之一。2015年核电或将复制高铁出海模式。不过,在这一轮核电热潮中,由于资金、技术门槛较高,留给民企的机会较少。
 

我国核电事业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先后建成浙江秦山、广东大亚湾、江苏田湾等核电基地。

经过30年的探索与实践,中广核不仅实现了我国核电事业的高起点起步,确保了核电站的安全稳定运行,更为国家积极推进核电可持续发展积累了经验,奠定了基础,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香港的繁荣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

根据世界核电协会的数据,截至2012年末,全球共有14个国家和地区核电占发电总量的20%以上,其中法国核电比重达到74.8%,而我国核电发电的比重仅为1.97%,处于较低水平。本来我国核电发展迅速,但是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让我国的核电建设也更加谨慎。

  自主创新 核心技术实现“中国造”

为此,2013年1月1日,我国发布《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明确提出要安全高效发展核电。严格实施核电安全规划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把“安全第一”方针落实到核电规划、建设、运行、退役全过程以及所有相关产业。同时规定,对新建厂址进行全面复核,“十二五”时期只安排沿海厂址。在技术标准上提高准入门槛,新建机组必须符合三代安全标准。

“十二五”以来,围绕提升核安全和自主化能力、创核电运营和工程建设一流业绩、实现通过科技创新引领企业发展的总目标,中广核积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研发出了一批对核电产业发展具有重要影响的成果。

日前,亦有相关人士妄言,内陆核电比沿海核电更安全,言下之意则是应该尽快重启内陆核电,这显然有些操之过急。核电发展影响深远,虽然各利益相关方均在呼吁加快重启,但国家层面对于安全的考虑显然应更加谨慎。

在2014年11月举行的第十六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上,中国广核集团自主核安全级DCS(DCS为“数字化仪控系统”)——“和睦系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作为核电站最关键的“神经中枢”,“和睦系统”的主要功能包括对核反应堆进行保护和控制,实时监控核电站运行过程中的各个参数,自动判断运行状态,一旦出现异常,该系统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安全停堆,避免对外部环境造成影响,对于保证核电站安全、可靠、稳定运行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和睦系统”的研发成功和应用,对于进一步保障我国核电项目建设质量和工期,关键信息和网络安全,降低核电建设和运维成本,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该系统的研制成功,让中广核成为全球第5家、中国首家掌握该技术的企业。

捷报连传。

新年伊始,中国广核集团于2015年1月6日对外通报表示,由中广核牵头组织的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站控制棒驱动系统研发”科研项目日前通过了科技部组织的专家组验收评审。控制棒驱动系统是核反应堆本体中唯一动作的部件,承担着反应堆启动、功率调节等控制和保护职责,是反应堆安全运行的“心脏”。

此前中国在运和在建的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机组,该设备均使用国外品牌技术,关键部件和材料需要从国外进口。​​

此次通过验收评审,意味着我国企业已完全掌握适用于12英尺和14英尺燃料组件的控制棒驱动系统关键技术,打破了国外长期的技术垄断,实现了核反应堆“心脏”的自主化和国产化。

这是继实现核电站“中枢神经”——核级数字化仪控系统(DCS)实现自主化后我国核电产业又一重大科研突破。

  创新驱动发展 中国核电“走出去”

 为实现建设创新型企业的目标,2014年10月30日,中广核召开了主题为“科技创新,引领未来”的“2014年科技大会”,在提出科技创新“引领计划”的同时,提出要积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中广核董事长贺禹指出,在稳步迈入“国际一流清洁能源企业”的关键时期,必须找到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自主创新道路。他说,未来三年,中广核提出的“引领行动”计划,其中包括了四大战略专项,即“华龙一号”的优化、小型堆的研发,先进燃料研发还有先进核能系统研发。中广核将会把“引领行动”做为指引,把科技资源聚焦到四大战略专项以及十三大的重点方向,围绕这个“引领行动”安排年度的科技创新计划,同时落实“尖峰计划”以及战略专项的课题。

廖伟明表示,实现核电“走出去”是中广核未来发展的重要战略之一。目前核电“走出去”已上升为国家战略,一个有利于核电走出去的外部环境正在形成。另一方面,随着近期多台新建机组顺利投产、在建机组工程建设进展顺利,以中广核为代表的核电企业的各项业绩持续保持国际先进水平,也营造了核电“走出去”的良好内部环境。

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是中国核电走出去的旗舰产品,是由中核集团的ACP1000与中广核的ACPR1000+两家核电技术融合产生的。2014年12月4日到5日,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ACP1000在维也纳接受并通过了国际原子能机构反应堆通用设计审查,专家认为,ACP1000在设计安全上满足国际原子能机构关于先进核电技术最新设计安全要求和标准。

中广核“华龙一号”总设计师咸春宇表示,备受关注的“华龙一号”,具备项目落地条件,并在国家层面的地位得以确立,成为国家推动核电“走出去”战略的重要技术方案。

作为我国核电行业的主力军,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广核具备了在国际舞台上与强手同台竞技的底气,为我国核电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

这一年,国际核电领域,中广核身影频现。

当地时间2014年3月26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法国总统奥朗德共同见证下,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贺禹与法国电力公司总裁普格里奥在法国巴黎签署了关于英国新建核电项目工业合作协议和关于签署核能领域研发、设计、采购及运维合作协议的联合声明。

5月8日,我国在非洲最大的实业投资项目中国广核湖山铀矿项目正式开工采矿生产。

6月11日,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善明与意大利国有核电管理公司(SOGIN)首席执行官Riccardo
Casale在北京签署了合作备忘录。

6月18日,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英国期间,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英国办事处在伦敦揭牌成立。

9月25日,在中国和西班牙两国领导人的共同见证下,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与西班牙ENUSA公司总裁Jose
Luis
Gonzalez在北京签署了核电站“燃料组件破损燃料棒超声波检验系统”的设备采购合同。

10月,中广核成为罗马尼亚Cernavoda核电站3、4号机组项目的“最终投资者”。为布局欧洲新能源市场。

12月14日,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哈萨克斯坦总理马西莫夫的共同见证下,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善明与哈萨克斯坦国家原子能工业公司董事长努尔兰.卡帕罗夫签署了关于扩大和深化核能领域互利合作的协议。

 技术的不断更新不仅意味着中国在核电技术上已走在了世界前列,而且这种“中国创造”优势也正不断转化成为中国核电走出国门的最主要优势。

“中广核要通过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以科技创新引领企业进入发展新阶段。”中广核新闻发言人胡光耀表示,“未来,中广核将持续加快科技创新步伐,进一步增强科技实力,积极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有效支撑各业务板块效益的持续提升。”

  “透明的核电” 勇担社会责任

与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相比,在改善环境质量方面,核电具有明显的优势。核电单机容量大,运行稳定,利用小时数高,可以作为电网基荷运行,生产过程基本上是零排放,改善环境的作用十分显著。

但目前我国核工业仍然存在公众科普知识匮乏、核电公众参与机制不完善以及核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等问题。业内人士认为,我国核电发展面临的不是技术问题,不是资金问题,也不是安全问题,而是公众认知问题。如何创新沟通方式、增进互信,将是核电安全工作的重中之重。

中广核坚持公开透明的原则,以提高企业自身运营透明度、建立社会公众对核电安全的理性认知为突破口,持续推动核电公众沟通、参与机制的升级。

在2014年1月15日举行的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新闻发布会上,中广核新闻发言人胡光耀明确表示,从2014年起,中广核集团公司及所属各核电基地都将定期召开年度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各界通报一年来的核电安全生产、建设和经营发展情况,主动回应社会各界的关切。

在2014年8月7日举行的中广核“8·7公众开放体验日”活动期间,中广核发布了《中国广核集团社区发展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这是我国核电行业首份就社区发展所做的白皮书,也是中广核继2013年《安全发展白皮书》后发布的第二本白皮书。

中广核在白皮书中表示,“企业与社区的关系就像树与土一样,土能育树,树能固土,两者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社区为我们提供生存、发展的土壤,我们有责任带动社区发展与进步。”在白皮书中,中广核首次推出3N社区沟通模式。N是英文“Neighbor”的缩写,3N是指安邻、友邻、暖邻,即中广核愿意支持社区发展,做让社区安心、称心、暖心的好邻居,共同建设安邻、友邻、暖邻的和谐社区。

目前,中广核各核电基地对公众开放已形成常态化机制,并已经成为持续性、全覆盖、多层次的格局。截止7月底,2014年中广核各大核电基地已共计接待3万余名公众参观。

作为全球最大的核电建造商,中广核承担了我国大陆64%的在运核电机组生产运营和51%的在建核电机组工程建设。其在运核电机组11台,装机容量1162万千瓦,核电安全运行业绩持续创优,安全业绩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在建核电基地5个共13台机组,装机容量1550万千瓦,是全球在建规模最大的核电建造商。另外,中广核的风电、水电、太阳能等非核清洁能源装机达1000万千瓦,实现了规模与效益的协调发展。

根据战略规划,到2020年,中广核集团清洁能源电力装机容量将达到9000万千瓦,年上网电量达到4200亿千瓦时,折标煤1.3亿吨,约占国家2020年一次能源消费的3%,占非化石能源消费的20%,年等效减排二氧化碳3.2亿吨。

从建设大亚湾核电站起航的中广核,经过30多年来的创新发展,目前已建立了与国际接轨的、专业化的核电生产、工程建设、科技研发、核燃料供应保障体系,形成了风电、水电、太阳能、节能产业等清洁能源产业的全国布局。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