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电集团是倡导开放、合作、共赢的企业,宁德时代成为汽车行业最炙手可热的

电工电气网】讯

电工电气网】讯

1月9日,集团董事长斯泽夫会见美国驻华大使馆公使衔商务参赞葛佳琳(Cynthia
Griffin)、美国驻沈阳总领事梅儒瑞(Gregory
May)一行。集团总经理助理曲哲参加会见。

日前,全球最大的可编程芯片厂商赛灵思宣布收购中国AI芯片领域的明星创业公司—深鉴科技。此消息一出立即在业内引起了强烈反响。尽管双方认为这是双赢的结局,但我们还是从中看到了当下如日中天的中国AI芯片产业的依附式生存。原因何在?

最近新能源汽车圈最火热的莫过于哪家车企与电池公司又展开了合资合作,在这一波又一波的合资热潮涌来的时候,其中最常出现的面孔便是电池行业的巨头“宁德时代”。许多车企向其不断抛来橄榄枝,争相与其合作,宁德时代成为汽车行业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企业。

葛佳琳公参在斯泽夫的陪同下首先参观了集团展厅,随后进行了会谈。

众所周知,芯片定义了产业链和生态圈的基础计算架构,正如CPU是IT产业的核心一样,芯片也是人工智能产业的核心。截止到目前,业界公认的AI主流芯片,除了CPU以外,还有GPU、FPGA和ASIC。而熟悉芯片产业的业内人士看到这些,就知道,所谓现在五花八门的AI芯片最终的基础架构无非如此,当在上述这些基础架构上,格局已定。

谋篇布局强强联手

座谈会上,斯泽夫介绍了哈电集团发展情况,并对参赞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他表示,哈电集团是倡导开放、合作、共赢的企业,真诚希望与美方政府、企业开展更全面、更深入地合作,共促双方发展。

CPU自不用说,英特尔占据着绝对领先的优势,基本在此架构之上突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宁德时代19日早间公告,公司与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拟于2018年7月19日在广州签署《时代广汽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合资经营合同》、《广汽时代动力电池系统有限公司合资经营合同》,双方计划在广州共同出资设立时代广汽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和广汽时代动力电池系统有限公司。

商务公参葛佳琳对哈电集团的热情接待表示感谢,并表示,愿在企业合作、签证办理方面提供支持与帮助,希望通过双方的共同努力,促进中美政府与企业、中美企业间的合作与交流,共同推进双方发展。

至于GPU,目前全球GPU行业的市场份额有超过70%被英伟达公司占据。而应用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可进行通用计算的GPU市场则基本被英伟达公司垄断。据悉,世界上目前约有3000多家AI初创公司,大部分都采用了英伟达提供的硬件平台。

这已经不是宁德时代在近来的一大手笔了,2018年上半年来看,宁德时代已签下超过40家整车厂动力电池订单,包括宝马、奔驰、大众等国外主机厂在华合资品牌。同时,宁德时代与上汽集团合资新设时代上汽与上汽时代,先后引入了东风集团、长安汽车两大整车厂商参股等等。目前主要国际国内主流车企都与宁德时代建立了合作关系。

双方还就中美企业合作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探讨。

再看FPGA,虽然其市场前景诱人,但是门槛之高在芯片行业里无出其右。全球有60多家公司先后斥资数十亿美元,前赴后继地尝试登顶FPGA高地,其中不乏英特尔、IBM、德州仪器、摩托罗拉、飞利浦、东芝、三星这样的行业巨鳄,但是最终登顶成功的只有位于美国硅谷的四家公司:Xilinx、Altera、Lattice、Microsemi,其中,赛灵思与Altera这两家公司共占有近90%的市场份额,专利达到6000余项之多,如此之多的技术专利构成的技术壁垒当然高不可攀。而赛灵思始终保持着全球FPGA的霸主地位。

上半年风光依旧

人力资源部、哈电国际相关负责人参加了会见。

正是由于芯片基础架构格局已定,所谓国内的AI芯片企业实际上做得只是基于上述基本架构的二次开发或者优化。

数据显示,在2018年1-5月期间,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孚能科技、比克电池、万向一二三、远东福斯特、力神电池、振华新能源、哈光宇前十家动力电池企业装机电量合计达6.75GWh。

以此次被赛灵思并购的深鉴科技为例,自2016年成立以来,深鉴科技就一直基于赛灵思的技术平台开发机器学习解决方案,两家公司合作密切。深鉴科技推出的两个用于深度学习处理器的底层架构—亚里士多德架构和笛卡尔架构的DPU产品,都是基于赛灵思FPGA平台。

而在刚刚过去的6月动力电池装机量榜单中,宁德时代比亚迪占大头。宁德时代以1.08GWh的装机量位列第一,占6月总装机量的37.77%。紧随其后的比亚迪为0.78GWh,占比27.08%,排名第三的孚能科技为0.17GWh,占比6.05%。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双巨头装机量之和约占四分之三的动力电池市场,实力雄厚。

另外,由于赛灵思此前是深鉴科技的投资方之一,我们认为深鉴科技更像是为赛灵思FPGA做优化的厂商或者或合作伙伴的角色。原因很简单,一旦脱离了赛灵思FPGA平台,深鉴科技将是无本之木,无水之源。

宁德时代的无限风光延续到了今年,2018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的业绩依然强劲,在行业中仍占据主流。尽管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8,376.16万元-93,842.72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1.20%-48.19%,但仍然不会影响其在行业的影响力。

当然,除了深鉴科技,据称中国另外一家知名AI芯片初创企业地平线的所谓AI芯片BPU也是基于FPGA上的二次开发。既然是基于FPGA,那么最核心的底层架构就离不开我们上述的赛灵思、阿尔特拉、莱迪思和美高森美FPGA平台的借鉴和支持。即便是真的具有核心架构颠覆性的创新,由于FPGA已经被这四家企业瓜分,也难有可以维持生存的立足之地。

不遗余力造就辉煌

最会再看ASIC。在国外大厂几近垄断CPU、GPU和FPGA市场的情况下,再加上技术壁垒很高,中国AI芯片厂商在芯片领域一直缺乏关键核心自主技术,仅凭市场、企业单方面的力量难以在CPU、GPU和FPGA方面有所突破,只能另辟蹊径。从目前来看,中国AI芯片厂商更多的是以中小公司为主,与实际应用需求结合,集中于设备端的AI
ASIC开发,就某一垂直领域进行优化,以低功耗低成本取胜。例如中国知名的AI芯片初创企业寒武纪就是此类。

成立才7年的宁德时代成了行业的独角兽,都是车企想合作的对象,除了对政策市场的准确预估判断,也少不了其自身的谋略布局与不懈努力。

这里我们并非说ASIC在AI芯片领域没有前景,恰恰相反,此前名扬业内的谷歌TPU就是基于ASIC。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谷歌之所以开发TPU,是基于其自身数据中心的应用规模,而规模是决定采用ASIC效益的关键。

2011年左右,中国正式开始推广新能源汽车试点,不断释放出对新能源汽车的利好消息。在这一背景之下,与华晨宝马的合作打开了大门。

尽管自身庞大应用规模的TPU在业内引起了好评,但谷歌首席科学家Greg
Corrado在此前召开的谷歌AI技术分享会上还是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他说,“至少迄今为止,我也没有看到完全不同于传统计算芯片的成功案例。相反,我们认为应对现有的芯片做AI方面专门的优化,使现在的芯片完成AI任务时速度更快,功耗更低,整体的效益更高。”这也是为何谷歌有了TPU,但依然会在其数据中心采用CPU和GPU的原因。言外之意,TPU只是针对数据中心某些应用相对于CPU和GPU的补充和优化,并不能成为主流。

2014年,当三元材料电池愈发显露出领先优势时,宁德时代抓住机会,成为了这一领域的先行者。而曾经位居电池领域三巨头之一的沃特玛电池轰然倒下,令人唏嘘,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下,只要稍走错一步,就会被时代狠狠地抛弃。

具体到中国,为了规避ASIC开发周期长和投入大的风险,基于ASIC开发的所谓AI芯片基本是采取SoC+IP的模式,即相比ASIC,SoC+IP模式的上市时间短,成本较低,并且IP可以更灵活地满足用户需求。IP公司专注于IP模块的设计,SoC公司则专注于芯片集成,分工合作,提高效率。此前华为麒麟芯片与寒武纪IP结合在智能手机上的应用就属此种模式。但前提是规模(华为手机巨大的出货量)及SoC的支持。那么对于中国市场而言,能有多少像华为这样的规模用户。ASIC独木难成林。

2016年开始推出的电池企业准入目录,让外国电池企业无法进入中国市场,这一保护政策给了宁德时代等国产电池企业一把保护伞,经过多年积累的厚积薄发,宁德时代节节攀升,相比其他电池企业业绩不降反升,直至超过动力电池界的传统豪强比亚迪成为翘首。

更让ASIC前景难料的是,业内有一种分析和观点认为,FPGA受益于芯片NRE费用指数级上升带来的规模效应。随着制程工艺不断提高,芯片NRE费用指数级上升,越来越多的ASIC芯片将由于达不到规模经济而被迫放弃,从而转向直接基于FPGA开发设计。

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速度惊人,市场的快速增长,催生了动力电池及整车企业的加速布局。而国内的电池供应商中,沃特玛主要为商用车供货,比亚迪此前又没有对外开放,所以市场给了宁德时代机会。当然,除了把握机会,也少不了其自身的谋略布局与不懈努力。

据Tractica估计显示,到去年为止,深度学习应用中还几乎找不到FPGA的身影,但是,到2025年,它的部署会和CPU的部署量相当(如果不能超过CPU的话)。其结果就是,到2025年,FPGA将会在总规模达122亿美金的深度学习芯片组市场获得显著的市场份额。

公开数据显示,宁德时代近三年累计投入研发经费29.65亿元,2017年研发经费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为8.16%,研发占比稳步提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目前,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能量密度,最高可达240Wh/kg;续航里程上,最大能达到600公里;在快充技术上也已实现30分钟充满500公里,而这些技术在不久之后仍将有较大突破。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虽然目前AI芯片的叫法五花八门,但依然没有脱离CPU、GPU、FPGA和ASIC这些核心,而在这些核心中,显然仍是那些传统芯片厂商,例如英特尔、英伟达、赛灵思等国外厂商的天下。

未来在动力电池领域的相关布局,宁德时代公布了四大方向:一、提高电池能量密度;二、大力开发长寿命电池,在储能市场目标做到单体循环超过15000次/使用寿命达到15年以上;三、布局多重安全可靠技术;四、提升电池的环境适应性,将使用温度范围下降到零下30度—60度;五、开发快充技术,2018年下半年开始出货15分钟快充电池。

而通过此次赛灵思并购深鉴科技,我们看到那些所谓中国的AI芯片企业有相当数量仅是在人家的架构之上再做些二次开发,优化和应用层面的事情,只是换了个新奇的名称和叫法而已,与传统的芯片产业竞争一样,表面锣鼓喧天的中国AI芯片依然是依附性的生存模式。

可以看到,宁德时代在其自身发展的研究上不遗余力,才造就了如今的辉煌局面。

当然,面对宁德时代如此强势来袭,比亚迪并不是坐以待毙,为应对这种激烈的市场竞争情况,比亚迪闭环的动力电池供应链体系已经逐步开放,比亚迪首度给出动力电池独立上市时间表。

比亚迪锂电事业部副总经理沈晞表示,比亚迪正在做动力电池的业务剥离工作,预计2018年底或2019年初会拆分完毕。2022~2023年,比亚迪的动力电池公司会独立上市。并且,比亚迪在动力电池外销业务方面已经作出计划,开始了拆分动力电池业务的尝试,提升未来电池产品利用率和综合能力以及自身的竞争力,与宁德时代展开正面竞争,抢占市场份额。

居安思危开拓国际市场

虽然宁德时代站在了中国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的风口上,令其一跃成为全球新能源领域的巨头,但随之面临的是国际化的格局竞争。国内新能源动力电池行业尚且如此激烈动荡,宁德时代届时也免不了和日韩电池企业的更激烈的正面竞争。

在红利消失之前,宁德时代居安思危,大力开拓国际市场。在接下宝马10亿欧元的电池大单后,将在德国图林根州建立第一家海外工厂。除此之外,近年来宁德时代一直在加速国际化布局,先后在香港、法国、美国、加拿大和日本等地设立子公司。

如今,宁德时代已飞出巢穴,这只“独角兽”能否在海外市场站稳立足,对其也是真正的考验,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