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网江苏省电力有限公司新能源发电数据中心正式投入使用,黄埔区共投入500万元资金对口支援西藏波密县玉许乡

摘要:
近日,四川省经信委等部门联合发布省内电力市场化交易实施方案,计划在2018年实施直接交易电量550亿千瓦…
–>

摘要:
异地光伏扶贫模式是指在扶贫点以外,选择适合具有光伏发电条件的地方,建立起光伏发电项目,并将项目收益…
–>

摘要:
5月14日,国网江苏省电力有限公司新能源发电数据中心正式投入使用,实现对全省1500万千瓦规模新能源运行…
–>

  去年6月,四川启动售电公司市场注册工作,从此,多家售电公司入市为用电企业提供售电服务。近日,四川省经信委等部门联合发布省内电力市场化交易实施方案,计划在2018年实施直接交易电量550亿千瓦时左右。这意味着该部分电力将从“统购统销”转向由多家售电公司参与的市场化竞争。

  “感谢广州黄埔区和广州开发区帮助我们出资参股,不需要我们运营,就可以享受源源不断的收益。”西藏波密县玉许乡党委书记王斌告诉记者,通过异地光伏扶贫模式变“输血”为“造血”,让玉许乡村民脱贫致富有了盼头。

  5月14日,国网江苏省电力有限公司新能源发电数据中心正式投入使用,实现对全省1500万千瓦规模新能源运行状态的全面监测。

  目前,四川共有1459家用电企业有资格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而通过审核的售电企业已达160余家。售电企业自行选择“进货方”,再自行推销给用电企业,这对电价的市场化改革有何影响?能在多大程度上减轻企业用电成本?

  异地光伏扶贫模式是指在扶贫点以外,选择适合具有光伏发电条件的地方,建立起光伏发电项目,并将项目收益资金划拨给扶贫点的扶贫新模式。也就是说,在广州发电,收益给西藏玉许乡。

  经过十多年快速发展,江苏新能源已从结构单一、数量有限、零星分布的补充能源阶段进入到品种多元、规模庞大、地域广泛的替代能源阶段,装机规模从2006年的35万千瓦发展到2017年的1430万千瓦,增长了40.8倍。2016年年底,国网江苏电力根据多年实际运行经验,提出建设新能源发电数据中心,力求实现新能源场站运行的全过程监测。

  节约企业生产成本,深挖电能替代潜力

  2016年至2018年,广州市黄埔区对口支援西藏波密县玉许乡。玉许乡是林芝市第二大乡、波密县第一大乡。全乡有农牧民群众1118户6085人,地广人稀。截至2018年3月,黄埔区共投入500万元资金对口支援西藏波密县玉许乡。其中,投入100万元建设异地光伏电站的创新扶贫做法受到广泛关注。

  江苏电力调控中心主任陆晓介绍:“我们依托‘大数据+云计算’的互联网架构,遵循数据标准化、应用智能化、服务持续化的原则,依托国家电网公共服务云,整合各系统及相关社会资源,建立共享云平台,实现省内新能源发电全消纳和区外新能源消纳最大化,为新能源发电管理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案。”

  走进位于成都市龙泉驿区的高原汽车公司生产车间,不同种类的汽车配件正在生产线上被有条不紊地组装成型。

  广州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厂房林立,光伏发电优势明显。自去年起,该区在其下辖的国际生物岛内的厂房天台上使用太阳能集热板组建起光伏扶贫电站,并将线网并入南方电网及工厦线网。按“自发自用,余电上网”原则,实现即时发电即时有收益。截至目前,异地光伏电站玉许乡的100万元投资份额已产生收益10万元,终结了该乡财政收入为零的历史。“这些收益主要用于帮扶建档立卡户(一般贫困户、低保户、五保户等精准扶贫户)、贫困户等进行房屋改造和改善居住环境条件。”王斌说。

  新能源发电数据中心可对异常单机进行故障报警,统计分析各区域、各厂家、各集团单机运行情况,为评估新能源电站发电能力提供指标支撑等。“以往对新能源场站,我们只能集中监视线路,缺乏对单个发电单元运行情况的掌握。现在有了数据中心,不但可以监视到每台风机,还可以对不同厂家、不同发电集团的机组进行运行评估。”江苏电力调控中心水新处处长雷震介绍,同步采集的单机气象数据可以实时计算理论功率,并结合测风塔、辐照监测仪数据,修正功率预测结果。

  “现在一年能节约电费100万元左右。”公司生产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每月用电大概400万千瓦时,参加市场化交易后,从售电企业——四川能投售电公司购电,每千瓦时电价降了两分钱,每年能节省一笔可观的电费支出。

  事实上,除了异地光伏扶贫之外,产业扶贫也是一大亮点。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先后投入215万元建设玉许乡产业示范园区,园区按照“公司+农户+市场”的产业化经营要求,由公司与村民签订产销合同,提供技术指导,村民根据合同要求进行种植、采集。最后,公司通过加工、购销等环节进行利润返还,提高农牧业收益,增加群众收入。

  据了解,江苏作为沿海风能资源丰富地区,已建成全国规模最大的海上风电基地。数据中心结合数值天气预报与海上风电单机气象数据,实现海上风资源图形化展示,并开展多风场出力预测修正,在3月5日江苏新能源出力破千万千瓦过程中,海上风电功率预测最高准确度达94.13%,最高相关性达99%。

  “售电市场化后,一家电力用户可能有数十家售电企业上门谈合作。”四川能投售电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比四川正式启动售电公司市场注册的时间还要早一年多。公司副总经理贺彪告诉记者,虽然成立早,但面临的竞争依然激烈。目前,该公司已同97家电力用户签订交易合同,今年前5个月的总售电量达9.1亿千瓦时。“按每千瓦时降价2分钱的保守估算,仅我们一家,前5个月就能为企业节约1800多万元电费。”贺彪说。

  玉许乡玉沙村的旺姆就是“公司+农户+市场”产业化经营模式下的致富带头人。

  “有了新能源发电数据中心,不但能了解全站运行情况,对设备性能、现场运维水平的评估也做到有据可查。”国信盐城风电有限公司生运部副主任肖进说:“数据中心通过厂网交互平台的双向推送功能,相当于在现场值守基础上加了一份保险。根据数据中心的异常情况推送及预测修正推送,我们国信风电的数据质量常年保持在98%以上。”

  根据企业类别,1459家有资格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的用户大致分为长期战略协议企业和常规直接交易企业。其中,前者共有33家,享有的电价优惠幅度将更大。据贺彪估算,这类企业的用电降价幅度能达到平均每千瓦时0.1元。而按照能源管理部门计划,今年用于直接交易的550亿千瓦时电量中,将有225亿千瓦时用于该类企业的购电。

  2015年,旺姆作为玉许乡代表参加了林芝市的妇女主任培训,通过培训,旺姆了解到党和政府对特色产业发展的各项优惠政策,发现种植灵芝是一条切实可行的致富道路。

  此外,为解决低压分布式光伏监测缺失等问题,数据中心实现与电量采集系统的跨平台数据共享,以分布式光伏为估算样板,结合微气象监测,对低压分布式光伏开展全局出力估计,实现新能源发电“全监视、全预测”。

  剩下的325亿千瓦时电量则用于出售给常规直接交易企业。“这部分按每千瓦时降低2分钱计算,那总共550亿千瓦时的电量用于市场化交易后,企业起码能节约近30亿元。”贺彪说。

  旺姆告诉记者,她前后多次外出学习灵芝种植技术,先后投资5万余元建起了3个温室种植大棚。每年,王斌都带领工作人员前来进行种植指导。第一年每个大棚收获灵芝200余斤,每斤售价350元左右,实现纯收入10万余元,极大地改善了旺姆家的生活状况。

图片 1

  去年,国网四川电力以电能替代烧煤燃油为效益重要增长点,实现电力市场交易电量同比增长40.38%,全年完成替代电量46.56亿千瓦时。“用电成本的降低,将进一步刺激企业电能替代的决心,提高企业电气化水平。”四川省经信委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售电市场的放开促进了资源的优化配置,能促进电力资源的最大化利用,能为发电企业和用电企业带来双赢。

  同时,旺姆在灵芝种植过程中的劳务用工还带动了13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共50余人实现增收。“下一步,我要扩大种植规模,同时增加种植品种,带领更多人一起种植。”旺姆说。

  拓展增值服务,从销售商向服务商转变

  广州开发区党工委委员、广州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严志明告诉记者,目前,玉许乡在黄埔区、广州开发区的帮助下,正在搭建玉许乡网络销售平台、注册公司和设计产品形象等。未来将通过网络销售平台,将玉许乡的特色土特产品,如冬虫夏草、羊肚菌、松茸、天麻、玛咖、石锅、藏式服装、桃花酒、野生桃等进行网络销售,进一步拓宽销售渠道、提升销售量,为贫困群众增收再助一把力。

  “不但省钱,还少了风险。”年用电量1亿千瓦时的中国电信成都公司通过电力交易,今年预计节省电费300万元,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电费支出一起降低的,还有因用电偏差考核带来的罚款风险。

图片 1

  电在储存方面的成本较高,因此工业用电具有极高的计划属性。若某家用电企业预估本月将用电100万度,实际却只用了80万度,那么电力部门将为这额外预估的20万度电支出较多调度成本,能源管理部门对这部分偏差进行考核后,将会根据严重性对该企业进行罚款。目前,售电企业帮助电力用户精准预估用电量、减少罚款风险已逐渐成为该行业的主要经营模式。

  “偏差考核为用电公司带来经营风险,目前通过资格核验的售电公司,有的技术实力较强,更懂政策法规,能在售电的同时为客户做好能源分析,避免企业用电偏差。”贺彪说。

  目前,在四川开展售电业务的企业既有国网等央企,也有省属的能投、交投、铁投等国企成立的子公司。其中实力较强劲的公司除售电业务外,已在布局节能环保、负荷预测、节能咨询等多种增值服务。

  “高质量的增值服务是售电企业能否存续的最终技能。”一家售电企业的相关负责人说,在电改涉及的各省均有售电企业在激烈竞争中退市,在“大浪淘沙”的初期阶段过后,只会留下少部分以优质服务取胜的企业。

  “售电公司应该更偏向服务类,而非销售类。”贺彪认为,未来的售电公司应该承担“能源物业”的职责,就像提供拎包入住功能的地产物业一样,可以承担用户所有的能源管理需求,并能结合用户用电数据,为政府部门提供具体行业的发展情况,从而成为物联网中的一环。

  市场无序竞争显现,规则亟待细化

  推行售电市场化后,通过充分竞争,电价实现进一步普降。不过,相关问题也开始浮现。

  “随着市场化的推进,价格战已开始显现。”一家售电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售电企业以降价吸引客户,甚至以亏本价争取中标的事例并不鲜见。“相关部门对市场化后的电价尚未做出上下限规定,有的企业把售电价格压到成本价以下。”该负责人无奈地说,由于低价竞争的对手太多,自己所在的公司也曾不得不“亏本售电”,“现在是市场形成初期,如果抢不到客户,岂不是自砸招牌?”

  此外,对于市场化售电的用电企业参与资格,目前也存在争议。“长期战略协议企业的构成值得商榷。”有业内人士表示,长期战略协议企业享受更大购电优惠幅度扶持,但是,有的企业情况糟糕,有优惠电价扶持也无济于事,有的企业效益特别好,优惠电价对其作用不算大。

  那么,应如何优化长期战略协议企业的申请机制呢?

  有专家建议应由相关部门公开细则标准。“目前规则并不透明,入选标准很模糊。这类企业中有的是高科技企业,有的则是能耗大户,属于国家产能调整对象。”因此,应尽快细化规则,让政策覆盖到那些真正需要得到更大电价优惠支持的企业。

  “目前,大工业用户和大型商业用户才能成为直购电的主体。”贺彪认为,这一限制性规定难以惠及小微企业,而小微企业往往更需要节约成本。因此,他建议将市场化购电的大门越开越大,扩大电力直接交易的客户群体,这样才能真正普及电改红利。

图片 1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